财华首页 | 财华中国新闻 | 个股资讯 | 香港股市 | A+H股 | 沪深股市 | 海外股市 | 基金 | 财经 | 专栏 | 社区 | 日志 | 论坛 | ENGLISH | 繁体版

陈思进:华尔街乱凸显美国式痛苦

发布时间: 2011年12月05日 11:37 来源:财华社  【字体:

  在夏日最后一个长周末(劳工节)刚过完不久, 9月17日,在纽约下城的华尔街,爆发了一场所谓“占领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et)的示威。不过在当时,这百八十人“乌合之众”,在抗议示威每天都有的美国,还不入大媒体的“法眼”,以为只是个小打小闹而已,并没引起多少关注。

  而几周后,这场示威运动依然持续着,并迅速发酵,人数每天在不断地增加,从最初的几十人,到几百人,到上千几千人,演变到了10月5日的几万人,声势浩大,而且从纽约蔓延到全国各大城市,甚至到了美国的首都华盛顿,所谓“从华尔街到华盛顿”!

  在示威的民众中,有着各种诉求,从最初“要工作!要工作!”,“我们代表99%的社会”,驻扎在华尔街附近的祖科蒂公园的抗议者举着牌子,每天跑去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外游行。示威活动发起网站宣称:“我们共同的特点是占总人口99%的普罗大众,对于仅占总数1%的人贪婪和腐败,我们再也无法忍受。”并表示要“将占领行动维持数月”。

  迄今为止,示威抗议还在继续着,示威者们在美国纽约金融中心华尔街祖科蒂公园安营扎寨,这里到处都是抗议者打出的海报和标语,俨然成为了抗议者的“大本营”。抗议者举着“我们代表99%的社会”的牌子,喊着“华尔街需为一切危机负责”、“向华尔街征税”、“将金钱踢出选举”、“停止宠溺华尔街高管”、“还我们的税收”等口号。

  很多人裹着毯子或者在睡袋里过夜,也有的睡在别人捐助的床垫上,有的甚至搭好了帐篷,自设厨房,提供食物,附近还设有简易厨房和图书馆等。组织者们还成立了“冬季化委员会”,以便为将来的寒冷天气做准备,显然示威者们准备在那儿过冬了。

  从一周前开始,美国各大媒体便“不敢小觑”了,将这场运动放在头版头条上跟踪报道,自然引起了美国全国各地民众方方面面,上上下下的关注,连政治人物们也开始纷纷登场点评。

  民众为何如此痛恨华尔街呢?

  想当年,每年底年初是华尔街最兴奋的时候,华尔街公司一个接一个宣布发放奖金的数额,相比之下一家比一家绚丽多姿,这个公司每个员工平均20万美元,那个公司30万美元,媒体也跟着凑热闹帮着华尔街人数钱,搞得华尔街员工个个都好似好莱坞明星似的。

  记忆中最兴旺的一年,雷曼兄弟每个员工的平均奖金是52万美金,美林56万,高盛66万!那一年全华尔街30多万员工,每人平均收入是30万,足足高出美国平均收入的7倍!那些交易员、基金经理,每年拿一个百万红包稀松平常,上千万也不少见。

  而2007年底,华尔街已然阴云密布,多家投行面临着巨额的亏损,可他们的年终奖金却仍然以盈利创纪录的2006年为标准,其中一个对冲基金的管理人保尔森(与美国现任财长无亲戚关系),竟然拿了一个35亿美元的大红包!据统计,2007年,单那五大投资行的全年薪水支出就高达700亿美元,比2006年还高出18%,这些巨额奖金直接导致各行的流动资金剧减,随着2008年次贷风暴的升级,各大投行开始捉襟见肘,运行困难。

  甚至在巴克莱以17.5亿美元买下雷曼的纽约投资部门后,还将部分员工的分红计划包含在收购协议中;纽约留下的一万员工,可望分得25亿美元红利,而这笔红利金是在雷曼破产之前设立的!但与此同时,有多少投资雷曼的普通投资者正为赔钱哭泣着……

  然而美国第一轮的救市计划(QE1),实际上只是救了引发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华尔街。现在三年多过去了,成千上万失去了工作的人依然找不到工作,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工作将不保,以至失去家园,美国梦无从谈起。虽然官方实业率在10%以下,可实际失业率超过17%,年轻人的失业率更是超过25%,渐渐地对未来失去希望。而华尔街人依然我行我素,该拿的钱一分不少,该拿的奖金也一分不少,怎能不引发民怨呢?

  也难怪美国民众群情激愤,因为好些华尔街大鳄,在市场好的时候赚钱,自然无可厚非。但在危机来临之时,华尔街大鳄真好似冻僵的蛇一般,仰仗着政府的救助,而政府的钱是哪儿来的,还不是来自大众特别是中产阶级的纳税,被救活之后,非但对经济恢复没有任何贡献,反而但在经济危机之时,照样吃香的喝辣的。而美国普通民众却每况愈下,房价依然跌跌不休,失业率依然高企,有工作的也朝不保夕,年轻人更找工作无望。

  有人觉得这美国人是不是也“仇富”,当然不是!美国人从来不仇富,美国人是全世界的移民,就是冲着致富去美国的,只要是公平合理的致富,美国人非但不仇你,反而会将你作为榜样,敬重你更崇拜你!像前几天去世的苹果公司创办人之一乔布斯,财富积累接近百亿,有哪个民众“仇”他,没有!民众仇恨华尔街大鳄,是因为他们富得不合理,不公平!美国人从来不讲绝对平均,但要公平!

  不过,美国人虽然不仇富,但如果社会贫富过于悬殊,必定会造成金融、以至经济危机。

  一百多年前,美国从银本位制更换成了金本位制,就是每单位的货币价值,等同于若干重量的黄金。随着生产力的迅速提高,商品产出猛增,对货币的需求也猛增。但尽管黄金比白银贵重,却因为金属货币毕竟有限,当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时,社会流通的货币就少了。譬如上个世纪大萧条前,因为生产出来的商品无法售出,形成了所谓的产能过剩,也就是说生产力大大超过了黄金的总量,最著名的一个场景就是资本家宁愿将牛奶倒入大海,也不愿降价出售。但另一方面,有多少婴儿因为没有牛奶喝而营养不良,甚至死亡!

  罗斯福的新政中有一条,把美国民间所有的黄金都收归国有,从而废除了金本位制;然后发行信用货币,这才度过了大劫难。如果说那次危机是金本位惹的祸,其实只说对了一半儿,更关键的原因是财富的不均。

  我们时常看到这种现象,一方面,富人们钱多得花也花不完,也无需再花费,因为他们和普通人一样,一天吃不了二十顿大餐,晚上睡不下十八张大床,更不可能同时开十辆豪华车;而另一方面,普通民众买不起房,坐不起车。由于通货膨胀,相对消弱了人们的购买力,普通百姓的实际收入下降了。而造成通胀的原因是虚拟的需求被吹大,鼓励提前消费、借贷消费的模式,使 98%的人口越来越依赖于2%的富人,因为富人掌握着整个社会的金融命脉,每一块美元都来自于借贷的金融系统。因此,为了住上“自己”的房子、开着“自己”的汽车、甚至为了能把食物摆在餐桌上,98%的大众就不得不向他们借贷。

  当不幸之人无法偿还债务时,金钱的来路便被富人给切断了,他们停止借钱。随着破产的人越来越多,对市场上的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开始下降;接着企业开始解雇员工,结果这些人便无法偿还债务或把食物摆上餐桌,恶性循环。作为社会消费主体的老百姓,其购买力大幅下降,而剩余的产能富人们又消化不了,产出和需求就失衡了。一旦少数人的消费不足以支撑社会总产能的时候,这就是所谓的产能过剩,经济危机就爆发了。

  当今的美国,1%最富有的人掌握着社会财富的40%,却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华尔街是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和目前经济困境的始作俑者,却得到了政府的巨额救助,导致危机的“苦果”由纳税人吞咽。这次美国就是因为过度放松信贷造成金融泡沫,金融泡沫破灭成为金融海啸,而贫富悬殊使得金融海啸演变成经济危机。

  谈到这儿,不禁想起几年前看到的一则新闻:“中纪委近日发布规定:国企老总违规自定薪酬,可开除党籍;对偿付能力不强的保险公司,保监会也要求控制高管薪酬……这些举措直指国企老总的畸高年薪,效果如何,社会充满期待”,文中提到,那时有位国企老总,以6616万年薪蝉联“最贵老板”,折合每天进帐18.12万元。他的企业如果为广大投资者赚到了大钱,那他多拿些倒还无可厚非,皆大欢喜嘛。但其公司的股价却从149.28元一路跌至43.04元,显然小股民资产都人间蒸发进了他的腰包。这简直和华尔街那些大鳄异曲同工。中国正在和国际接轨,可千万别学那些不靠谱的啊!学好三年不足,学坏三日有余,学坏了,再改都难。希望中国在这方面能有所改善,拨乱反正。

  除了贫富悬殊,目前美国另一个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如何降低失业率,只要这个问题能解决,其他的一切问题都会慢慢地迎刃而解。就连近日因“落跑新娘”而成为新闻人物的《花花公子》创办人、高龄85岁的休赫夫纳,在CNN的一个访谈中也提到:“Let's Get People Back to Work!”(让人们回去工作!)

  那么怎样才能降低失业率呢?该想的办法美国几乎都想尽了,从QE1到QE2,然而钱就是无法流入需要的地方,比如流入实体经济,流入制造业,吸引企业雇用更多的员工。事实上就连这次在金融危机中拿到政府救助最多的华尔街,也将开始裁员了。很明显,美国经济已对货币宽松产生了抗药性,别说QE3了,就是QE13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因此美联储已经暗示,暂时不会推出QE3。

  那怎么办呢?就只有一招了,也就是前些日子想竞选下届总统的纽约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提出的,让流失到海外的工作职位重新再回来,使美国以金融业、服务业为支柱的产业回归到实业,即让美国人返回工作岗位自己生产,为社会创造真正的财富。

  为此,近期美国国会正在讨论一项议案,其关键点是吸引美国的跨国公司海外利润回流美国,以此加强美国国内的投资,进而提高就业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政府将给与企业非常优惠的税率,从目前的30%大幅降至5.5%,对资本来说,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事实上,据波士顿谘询公司报告显示,2000年中国制造业时薪仅52美分,而美国为16.61美元,当时中国人的时薪将占是美国人时薪的3%。而到2015年时这两个数值将分别达到4.41美元和26.06美元,届时中国人是美国人的17%,增加了14%,中美之间工资差异正不断收窄。除了中美之间工资差异正不断收窄,中国房地产价格这些年的猛涨,也大幅提高了在中国办企业的成本,中国为吸引外资的那些优惠条件渐渐地取消,美国企业很可能渐渐地离开中国。

  我们希望美国能找到一个能摆脱经济困境的行之有效的办法,不过,同时也在暗暗为中国担心。因为美国海外企业渐渐回归美国的话,那将会在一段时间内对中国产生冲击。因此,中国要做好准备了。

  不过,美国企业离开中国,是非会都回归美国,或对降低美国失业率起到多大作用,目前还很难说。

  话再说回来,总之,这次 “占领华尔街”活动暴露了美国经济、政治和社会的深层次问题,蔓延全国的示威,凸显了时代背景下的美国式痛苦。许多美国人认为,社会发展方向出现了根本性错误,质疑经济体制不再平等地把果实分给社会各阶层。

  从目前发展来看,虽然参与人数急剧增加,并从纽约扩大到了全国,但抗议活动是非常理性,应该不可能演变成大规模骚乱,而且出现大规模骚乱局面对谁都不利。另外,无论如何这场运动最终的结果如何,美国经济都不得不最终直面这一次危机。若不能采取刮骨疗毒的结构大改革,重新清理金融业和实业的关系,美国经济则不可能真正实现复苏。而类似的抗议游行,则会不断发生。



文档相关附件:

财华控股有限公司、所有证券交易所、所有期货交易所及其他内容供应商竭力提供准确而可靠的资料,但并不保证资料绝对无误。资料如有错漏而令阁下蒙受损失,本公司、有关交易所、有关期货交易所及有关内容供应商概不负责。